大咖专访

女人这辈子不能做的傻事你做了几件

2019-11-09 17:36:56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01

沁凉的夜,却被男人女人的软声细语涂抹上了一层火热暧昧的颜色。

叮叮当当的钥匙声响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异常清晰,女人窝在男人怀中,娇声轻笑:“讨厌,苏大公子你带人家来你家,是不是是想做甚么坏事呀?”

男人垂首,棱角分明的侧颜被暗夜笼罩,平增了1抹诱人的魅惑,他一手推开门,另外一手紧了紧怀中女人纤细的腰肢,神色轻佻:“你说呢?”

女人羞红了脸,小手在男人胸膛上欲迎还拒的推了推:“讨厌……啊——”

话音未落,1声尖叫陡然逸出红唇,男人有力的手臂环住她纤细的腰肢,一阵天旋地转,男人细长健硕的身躯将她覆盖住。

“少谦……”她动情,情不自禁的吻上他的唇。

男人低笑一声,刚要回应她,却像是发觉到甚么似的,身形蓦地一顿!

灯光突然大亮——

他抬头,锋利如鹰眸的视野在下一瞬便精准的捕捉到了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!!!

白溪站在卧室门口,一头乌黑的发柔顺的披在身后,身上穿着一件蓝色宽松睡衣,左手拿着手机,右手握着一个羽毛球拍,还保持着警戒的姿式,看着他们的眼神活像是见了鬼一样。

这是什么?

雌雄大盗?一边在别人家亲吻一边行窃?最新流行的偷盗手法吗?

“少谦,你好坏哦,带人家来你家,居然还在家里藏着别的女人?就不怕人家吃醋么?”地上的女人不依不饶的娇嗔着,顺势环住男人的颈项,无声的宣誓着自己的主权。

男人没有理睬她,径直起身,一手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西装,审视的视野在对面女人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着,顿了顿,浓眉微挑:“你……谁?”

白溪也皱眉打量着他,五官英俊,身躯挺拔,神态从容,气质卓然,她觉得有点眼熟,一时间又想不到自己在哪里见过他,只是觉得长得这样好看的一个人,居然沦落到要做个贼,真是惋惜。

“我报警了。”

她清清嗓音,摇了摇手中的手机,极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:“而且我家里也没有值钱的东西,你们最好赶忙离开。”

“你家?”

男人像是听到了个天大的笑话一般,嗤笑出声:“我不记得我苏少谦什么时候把这栋公寓卖掉了……”

男人这幅嘲弄的表情仍旧好看的可以做成海报贴出去,却也让人火大的很,白溪刚要发怒,又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……

苏……少谦?

她怔了1秒钟,蓦地反应过来!

苏氏团体总裁的独生子,苏少谦!!!害她们白家家破人亡的那个苏氏团体!!!

“啧啧,原来是贼喊捉贼啊……”

见她怔在原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地上的女人懒洋洋的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起身,不屑的打量她:“你是看我们家少谦很少在这里住,所以偷偷搬进来的吧?叫警察了更好,让警察把你抓走!”

白溪咬唇,半晌,压着怒气哑忍开口:“这是……这是我男朋友的家!”

“呵,都这时候了你还瞎编!”

女人越发不屑,声音也愈来愈尖酸刻薄起来:“我们家少谦根本不认识你好不好?!你想做他女朋友?呵呵,要我帮你找个镜子照照吗?”

苏少谦唇角轻蔑的弧度却渐渐淡了下去,他眯眼打量了白溪一遍,忽而挑眉:“你……是莫霖的女朋友?”

客厅里灯光明亮,那个聒噪不已的女人已被赶走,白溪坐在沙发上,脸色发白,沉默的看着视频里的男人,身后,苏少谦一手撑在沙发背上,一手握着高脚杯,坦然自若的喝着他的拉菲。

“是我的错是我的错……”

屏幕上的莫霖好脾气的笑着,不停的道歉:“这公寓是我跟少谦上高中时候一起买的,不过后来就没再用了,我以为少谦应该不会再过来,就没告知你,没想到造成这么大的误解跟麻烦……我下周就回国,到时候让你打一顿出出气好不好?”

白溪没说话,仍旧皱着眉头看着他。

她气的不是他没告知她这公寓是他跟他人共有的,而是他们交往三年,他明知道她们白家是被苏家害到这个地步的,却历来没告知她,他跟苏少谦是好朋友!!

“有什么好气的?”

正气着,身侧蓦地伸出一个脑袋来,苏少谦手肘撑在沙发背上,一手晃着手中的羽觞,似笑非笑的睨着她:“我又没打你又没骂你的,不过是回我家一趟,你气甚么?”

他靠她靠的很近,呼吸间淡淡的酒香混合着男人身上清冽的香气一起钻入鼻息,白溪不适应的向另一边挪了挪,对着屏幕里的男人开口:“我明天就搬走!”

只要一想到苏家的人曾在这个房间里走来走去,她就觉得浑身不舒服。

莫霖轻笑,修长白皙的指间捏着一杯与苏少谦手中如出一辙的红酒:“白溪,别闹小孩子脾气,有什么事情,等我回去再说好不好?”

白溪抿唇,啪的一声将笔记本合上。

“啧啧……”

苏少谦微微直了直身子,声调奇特:“原来你是白家的那个大女儿,啧啧……”

白溪很清楚他连用两个‘啧啧’是什么意思,本就不怎么好看的脸色愈发阴沉了下来:“别说的跟我多熟似的,我对你,可半点印象都没有!”

“是吗?”

苏少谦勾唇,冷冷清清的笑:“可我好像记得,你曾跟在我屁股后面要死要活的追了我好几年呢!”

……他有空想症吧?

她之前只是偶尔在新闻报纸上扫到过他,今天才是第一次见到真人,怎样可能追他追了好几年?

“放心,我就算跟在鬼屁股后面追几年,也不会跟你屁股后面追一秒钟!”

她嘲讽出声,站起身来:“是你出去,还是我出去?”

她现在穿着睡衣,还是女人,他要是还有一点点身为男人的良知,就该自动出去!!

正想着,就见他慵懒的伸了个懒腰,冲她微微一笑:“固然是你出去,我工作了一天,已累了,今晚……就在这里睡下了!”

白溪咬牙:“你——”

他仿佛很享受把她气的浑身发抖的模样,挑眉,笑的魅惑横生:“有甚么问题么?白……小姐?!”

他刻意咬出‘小姐’这两个字,摆明了是想羞辱她,羞辱她们白家生了三个都是女儿,却没有一个是儿子!!

白溪用力攥了攥双手,委曲将心中的怒气压下去,恶狠狠瞪他一眼:“没问题!我只是是担心苏先生你,你的房间一直没用过,所以就一直没打扫过,希望你今晚过去睡,不会被灰尘给呛死!!”

苏少谦:“……”

02

中午吃饭的时候,桌子上的手机响个不停。

一起吃饭的秦琴扫了几眼,见她一直像是没听到似的吃着饭,忍不住开口:“吵架啦?”

白溪点点头,没多说。

秦琴是教数学的,已经结婚两年了,每次遇到来学校找她的莫霖总会忍不住感叹一下:“你说我这么早结婚做甚么呢?说不定再等两年,也能等到个这样又斯文又好看又有钱又专情的大帅哥……”

这会儿见她不接莫霖电话,又忍不住开口:“白溪啊,像莫霖那样的帅哥,现在1万个人里也挑不出一个来了,你可得珍惜啊,别伤了他的心,要知道,现在光是我们学校的女老师,就有好几个盯着他的,等他跟别的女人跑了,你可没后悔药吃啊……”

白溪没好气的笑:“那怎样才算是珍惜?不管他隐瞒了你什么,不管他做错了甚么,都无条件的谅解?”

“那固然啦!”

秦琴想也不想的点头:“哎呀,你要知道,他在你这里受了气,很有可能跑来一堆又漂亮又贴心的女人帮他顺气,久而久之,他肯定就对你没兴趣啦!”

“……”

秦琴见她一副绝不上心的样子,气急,左右看了看,见没人,伸手戳她的胳膊,凑过去小小声的开口:“喂!我可听说,2年级三班刚刚来的那个英语老师,不知道怎样弄来了你们家莫霖的电话号码,每天半夜给他打电话呢……”

白溪一没留心,差点被呛到,缓了半天,才结巴开口:“……不会吧?”

“所以说你傻嘛!”

秦琴没好气的白她一眼:“小三都打到你家门口了,你还什么都不知道的跟莫霖闹脾气,这不是摆明了把他往人家身上推嘛!”

白溪咬唇,犹豫了下,终究还是拿起了还在响个不停的手机,刚要按下接听键,办公室的门便被敲了敲,她抬头,同办公室的教师正用一种古怪非常的眼神看她:“白溪,外面有人找。”

秦琴连忙拍了拍她:“那那那,你们家莫霖来了,快去快去!”

白溪磨磨蹭蹭走了出去,一出办公室的门,就看到一堆学生正围着一辆黑的发亮的兰博基尼不停的拍照,她惊了一下,连忙过去赶他们去上课,学生们一步三回头,她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,车窗降下,她礼貌性的笑了笑:“这位先生,私家车辆是不准进……”

话还没说完,脸上的笑便僵住了。

男人一身纯黑色的手工高级西装衬的皮肤异常白净,硕大的墨镜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,只露出比女人还要精致几分的薄唇跟下颚:“莫霖说你不接他电话,逼我过来跟你道歉,呶,我只好抽空过来了。”

白溪向后退了退,冷着脸看他:“私家车辆不准进入学校,麻烦出去!”

男人耸肩,从副驾驶座上拿出一份精美的礼品盒:“给。”

她警惕:“什么?”

“道歉礼物。”

白溪终究睁眼扫了一眼那礼品盒一眼,艳红色的礼品盒上,Cartier几个字母清晰的映入眼帘。

她冷笑,又向后退了一步:“如果你真想道歉,我希望能在近期内收到你被灰尘呛死的消息!”

话落,懒得再看他一眼,转身上了楼。

办公楼内,几名教师聚在一起细声细气的说着什么,见她过来,齐齐住了口,转身各自做各自的事情去了,秦琴抱着饭盒在她办公室里等着,见她过来,立刻好奇的凑上来:“咦?怎么回事?我听说今天找过来的不是莫霖?是个开着兰博基尼的超级大美男?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?”

白溪面无表情的坐下:“她们看错了,是个长得很丑的司机,今早不当心蹭到了我,过来道歉的。”

秦琴:“……”

晚上去医院看了看爸爸,护士过来催促去交款,刷过卡后,手机收到短信,银行卡里的余额看的她头疼……

她刚刚入职学校,工资少的可怜,只够她跟妹妹平常的生活开销,不想爸爸被赶出医院的话,就得斟酌做兼职了……

在医院走廊里呆呆坐了一个小时,胡思乱想了一个小时,想的头更疼了,这才起身去超市买了点面跟菜,刚刚打开家门,入眼处却是完全陌生的装潢!!复古式的水晶吊灯,镂刻着繁复花纹的欧式桌椅,还有地上名贵的波斯地毯……

她眨眨眼,抬头想了想,难道是……走错地方了?

可是她明明有这里的钥匙啊!!

她握着钥匙,拎着菜愣愣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,才迟疑走进去,环视客厅一周,过分奢侈奢华的装潢让她心惊,疾步走过去推开卧室门,看到熟习的摆设照旧安稳的待在本来的地方,她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。

这里不是她的公寓,既然有一半是他苏少谦的,他想怎样布置客厅她无权过问,但是最少这个卧室,他没有资历动!

她走进去,慢吞吞的坐到床上,刚想躺一下休息一会儿,眼角余光却扫到床头柜上摆放的1只透明的玻璃杯跟一瓶已空了的红酒瓶。

她呆呆的看着那两个本不属于这个房间的东西,愣了两秒钟,脑中哄的一下炸了开来,猛然翻身坐了起来!!!

这是昨晚苏少谦喝的酒!!

他昨晚竟然跑到她的卧室来饮酒!……不,不对,他根本就是在她的床上睡的觉!!!

这个念头刚刚闪过脑海,她便像是坐在了针毡上了一般猛然跳了起来,瞪着桌子上的红酒杯,心中的一把无名怒火蹭蹭燃烧了起来。

从包里翻出手机,找到了莫霖的电话号码就要打过去,手机却在下一瞬被人平空抽走!

男人拇指跟食指捏着手机,不疾不徐的在半空中晃着,一张英俊飞扬的脸庞挂着一抹放纵的笑:“打小报告,可不是个好习惯……”

他身上清冽的香气跟莫霖的有几分类似。

白溪向后退了退,双颊由于愤怒染上了淡淡的红晕:“你凭什么睡在我卧室里?!”

她1开口便是毫不留情的指责。

03

她气势汹汹的逼问与苏少谦坦然自若的神态构成了鲜明的对比,男人耸耸肩,1脸的无所谓:“这得感谢你的提示啊,我那个房间的确很多年没人打扫过了……”

他一手撑了桌子,微微俯身靠近她,1字一顿,声调轻缓:“如果不想被灰尘呛死,我固然要睡这个房间了,既干净,又好闻,还能让你暴跳如雷一阵,多划算的一件事情……”

白溪觉得自己眉毛都要倒竖起来了,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不敢置信的打量他:“你……你神经病啊!!”

是他们苏家欠她们白家的好不好?!她还没跟他讨债,他竟然还有脸对付她?!

苏少谦收敛了唇角的那抹弧度,稍稍站直身子,双臂环胸冷冷睨她:“白溪,别以为莫霖脾气好,你就可以攀着他成为莫家的少夫人,你们白家已经败了,你再怎么做,也杯水车薪,白家这辈子……都不可能再爬起来了!”

白溪皱眉:“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我跟莫霖在一起,只是想利用他让白家重新站起来了?”

苏少谦却只是嘲笑:“你的那点小心思,猜都不用猜好么?你当初喜欢我喜欢的死去活来,现在又跑来缠着莫霖,这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用得着我猜么?”

……

又是这句话!!

白溪只觉得一阵莫名其妙:“你神经病吧?我又没瞎眼,怎样可能会喜欢过你?!还有,麻烦你不要用你那邋遢龌龊的思想来思考我跟莫霖之前的感情!我要休息了,你出去!”

她义正言辞的模样看在苏少谦眼中,就像是看到了一个演技生疏的演员一样,他冷笑,屈指敲了敲桌子:“既然这样,我从今天开始就住在这里了,如果真那么介意的话,你就像昨晚那样,出去睡就好了!”

白溪被他一句话狠狠噎住!!

她本来是打算找地方搬出去的,可这会儿听到他这么说,突然就不想搬了!!凭甚么要随了他的心愿?

但是她昨晚是去医院熬了半夜,今天在学校里就明显的有些精力不济了,如果天天这样,那还得了?

跟他死磕好了!!这间公寓虽然不错,可毕竟已有些年份了,这对已经享受惯了的苏少谦来说,无疑算是简陋的了。

他想住在这里,就住好了,最好别扭死他!!

她梗了梗脖子,挑衅的睨他一眼:“你想住就住好了,我、不、介、意!!!”

不介意?

苏少谦眯了眯眼,半晌,诡异1笑:“很好~~~~,希望你能一直不介意下去……”

白溪在卧室里给学生批改作业,客厅里的摇滚乐却是震天响!!男人们女人们玩乐喧闹的声音此起彼伏,像是到了菜市场一般,她塞着耳塞,咬牙硬撑。

她知道这是苏少谦的挑衅,先是逼着她离开这里,再想办法拆散她跟莫霖,好让他以为的她的‘诡计’不能得逞,她不能服输,她得撑住!!

卧室的门一次次被人‘不经意’的碰撞到,发出一声声巨大的声响,白溪合上试卷,看了眼手腕上的时间,已经十一点了,外面的那些人却完全没有尽兴的模样,她只能继续咬牙坚持。

闹腾到清晨两点钟,外面的声音终究渐渐消停了下来,却没有听到有人出去的声音,看来都醉狠了,直接就地睡着了,白溪气了1晚上,这会儿消停了也是睡意全无,在床上翻来覆去了一会儿,猛然起身。

反正明天周六不用工作,一不做二不休,既然他首先挑衅了,她不‘回报’给他点甚么,就太对不起他了!

开门出去,客厅里一片狼籍,歪七扭八的躺了1地衣衫不整的男男女女,苏少谦的西装外套被丢到了地上,雪白的衬衣上纷乱的印了好几个颜色的口红,正斜斜卧在沙发里睡着,怀里还揽着一个一样睡着的妖冶勾魂的美女。

白溪绕过满地的‘尸体’,踩着仅有的空隙靠过去,拿脚踢了踢他。

没反应。

很好,说明已完全睡死了。

她又踩着空隙靠到浴室里,在浴缸里放了半浴缸温水,试了试,水温不至于凉的让他突然惊醒过来,这才起身出去,用力的扯他的手臂,学着那些女人娇声娇气的声调开口:“苏大公子,我扶你去洗个澡呀……”

拉扯了好一会儿,男人才模模糊糊的有了一点醒来的迹象,白溪趁他半梦半醒的时候扶着他起来,明明不胖,可是身子却沉的要命,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委曲将他扶进浴室,她累的气喘吁吁,看着在浴缸里沉睡过去的男人,心里这才稍稍舒坦了。

天气这么冷,水温很快就会降下去,到时候冻的他高烧不止,咳嗽不断,没办法工作,被下级篡位才好呢!!

转身,回卧室,睡觉!

一夜好眠,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,就隐隐听到外面一阵喧闹的声响,还有男人沉重的声调:“肯定不要去医院吗?还是去医院,治疗方便,恢复的也快啊——”

果然生病了!!

她兴奋起来,蹭的一下从床上跳下来,奔到门口,又连忙和缓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装着刚刚睡醒的模样打开门,一眼就看到躺在沙发里挂吊瓶的大总裁!

“啧啧,这是怎样了?”

她心情不错,因此主动开口调侃:“难道是传说中的多行不义必自毙?”

一边说着,一边哼着歌去冰箱里找水喝。

一边的医生看了她一眼,有些疑惑:“这是?”

苏少谦状态恍如真的很不好,眼皮都没抬一下:“把我骗到浴室里的人。”

“……”

白溪刚喝了1口水,闻言,险些被口中的水呛到,连忙咽下去,1脸‘气愤’的指责他:“喂!没凭没据的你别血口喷人!当心我告你诽谤!!”

苏少谦没说话,只是剧烈的咳嗽了几下。

白溪撇撇嘴,懒得再理会他,转身去浴室里洗刷,洗刷完出来,正好听到医生严肃的吩咐:“你这次感冒来势汹汹,引发了肺炎,一定要配合我们的治疗,不能碰烟碰酒!”

04

苏少谦冷冷淡淡的嗯了声。

白溪握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手,慢吞吞的蹭过去,偷偷的瞄了沙发上的男人一眼,他皮肤本身就很白,1病,脸色就更白了,她有些不安,吞了吞口水,看向医生:“那什么……肺炎……好治疗么?”

医生张了张口,不等说话,苏少谦便开口了:“你觉得呢?”

他冷冷淡淡的1句反问,加上那过分凌厉逼人的眼神,看的白溪愈发心虚起来,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‘哦’了一声后就匆匆躲进了卧室里。

隔着木门传来的一声声的咳嗽声像是鞭笞一样甩在她的心上,她不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怕会闹出甚么大事儿来。

她历来没做过背地里陷害人的事情,昨晚是被他气疯了,旧恨新仇加一起,才会昏头了想要报复他,可是归根究底,害白家破产的人是他爸妈,承受不住破产压力的人是她爸妈,跟他没有什么关系的,她不应当把心里的压抑都宣泄到他一个人身上……

但是如果不是他一再挑衅她,她也不会气的想要报复他,所以这是他咎由自取的……

她一边自我安慰着,一边听着外面的消息,男人咳嗽的愈来愈利害,她渐渐手足无措起来,等回过神来的时候,已拨通了莫霖的电话号码。

“终究肯跟我通话了?”

男人温顺动听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,带着淡淡的宠溺,奇特的抚慰了她不安的心跳,莫霖是她最信任最依赖的人,在他眼前,她没必要掩盖自己。

她怕被门外的男人听到,因而小小声的,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。

那边听完一阵沉默,白溪的食指无意识的刮着桌子的一角,等着他开口,好一会儿,那边才传来一阵无奈的低笑:“白溪,我知道你只是想出出气,没有恶意,所以不用太在乎,少谦那边,会有医生照顾的,你如果实在觉得过意不去,就给他做点吃的好了,他会领情的。”

做点吃的?

白溪沉默不语,她虽然觉得心有愧疚,可是再巴巴的出去给他做东西吃,她又觉得有些气不过,明明是他先挑衅她的!

“白溪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别生气了好不好?我一开始没告知你我跟少谦的关系,就是担心你会因此疏离我……”

男人柔声解释着:“你不要再气了好不好?”

白溪咬唇,半晌,闷闷应了一声:“嗯。”

那边这才传来一声低低的笑:“乖,随意做点东西给他吃吧,不然以你的性情,大概要因此愧疚好多日子了……”

白溪深吸一口气,犹豫了好一会儿,终于点头:“那我就做点儿好了,他爱吃不吃,不吃就算了,反正……是他自己身体不争气,跟我……没……没关系……”

后面的话,越说越没底气。

莫霖只是淡笑,很配合她:“好好好,跟你没关系,是他自己身体不争气。”

白溪磨磨蹭蹭的出去,医生不知道去了哪里,苏少谦还在沙发里躺着,神色疲惫,听到开门的声音也没动弹一下。

“你……干嘛不去你房间里躺着?那样不是更舒服一点?”她摸索着开口。

苏少谦看也没看她,只是勾唇嘲笑:“躺这里,不是更方便让你看看自己做了什么好事儿?”

白溪窒了窒,呐呐辩解:“都说了……跟……跟我没、没关系了……”

男人冷哼一声。

白溪低着头,脚尖点着地上的昂贵地毯,一点点的磨蹭:“那什么,我……我想做点草莓银耳雪梨甜汤喝,这个对肺好,你……要不要顺便喝一点?”

话音刚落,又怕他谢绝似的,补充了1句:“要是不喝就算了,我本来就只打算做给自己喝的……”

苏少谦终于抬眼看向她:“你不会想趁机下砒霜毒死我吧?”

白溪:“……”

为何他说的每句话都让她有种想要掐死他的冲动呢?

“到底喝不喝?!!”她板了脸,皱眉瞪他:“不喝我就只做我那一份了!”

苏少谦歪了歪头,又重重的咳嗽了几声:“如果你求我的话……”

“那你别喝了。”

“多放点草莓。”

“……”

盛了两小碗草莓银耳雪梨甜汤,1人一碗,男人却娇贵的很,不肯伸手接。

“我手不方便,你来喂我。”

那颐指气使的语气,活像是在命令一个卑下的女仆一般,白溪重重的将碗放到茶几上:“爱喝不喝,不喝拉倒!”

说完转身就要走,身后男人却懒洋洋的开口:“喂,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……”

白溪没理他,端着自己的那碗径直向卧室方向走,伸手开门的功夫,男人不疾不徐的开口继续道:“昨天装修客厅的时候,我顺便让人安了个监控摄像头……”

白溪已抬起的一只脚生生刹在半空中!!

身后男人仍旧是漫不经心的语调:“你说,如果我……咳咳……把监控视频给警方,警方会以什么罪名逮捕这个人呢?咳咳……杀人未遂?”

白溪猛然转身,一张小脸由于他最后说出的四个字而变得惨白:“杀人未遂?!!”

“固然。”

苏少谦挑眉,想也不想的点头:“趁我醉了把我放到装满水的浴池里,万一我一不小心滑下去,不就被呛死了?不是杀人是什么?”

白溪窒了窒,下意识的反驳:“那你不是……没被呛死……”

她就是担心这个,才故意把水放的少一点的……

“所以才说是……咳咳……杀人未遂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她不能坐牢,白水跟爸爸都需要她照顾,别说是坐牢了,就算是折腾官司,都能把她折腾个够戗……

白溪盯着他,半晌,慢吞吞的走过去,委曲求全的开口:“我……喂你喝……”

苏少谦没说话,只是笑了笑。

很轻蔑的一抹笑,白溪准确的理解了其中的意思,他在嘲笑她,笑不过是三言两语就能把她压的妥协,将来她还能拿什么跟他斗?

伟哥真假识别

狗椽酸西地那非

万艾可副作用多吗?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